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重生之全球修仙
重生之全球修仙

重生之全球修仙 夜流火 著

连载中 修真界马远

更新时间:2021-07-10 04:29:56  人气:
火爆新书《重生之全球修仙》是夜流火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修真界马远,书中主要讲述了:大帝高阳渡劫失败重生地球,蓦然发现这个世界已完全改变,人人皆可修炼,众生皆可成仙,前世遗憾,他发誓今生弥补。 金枝玉叶、天之骄子,不尊着踩! 商界巨族,宗门世家,不服者灭! 这一世,他不但要纵横都市,亦要制霸全球,当有一日,九天十地,万古无尽传说之中,唯我高阳大帝!...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高阳和马远闻言,纷纷侧目。

  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低三下四,唯唯诺诺道:“医生,我是来看我孙子的,他就在这病房里。”

  是爷爷!

  熟悉的声音,就算再过一百年高阳也忘不了。

  他心头一颤,顾不得在病床上继续躺下去,一个鲤鱼打挺跳下了床。

  这敏捷的动作,令马远看得一愣。

  这时病房外的白褂子医生正指着一个老人不屑道:“我说老头子你糊涂了吧,你也不看看这里的档次,就你这土鳖样,你孙子还能住得起这里!”

  话刚说完,高阳已从病房里冲出来,一把就拎住了那工作人员,目光森然,语气冰冷的宛若寒霜一般:“给我爷爷道歉!”

  靠,还真是他孙子!

  医生也是有修炼根底的,虽说只是初步,但怎么也比高阳手无缚鸡之力要厉害的多。

  不过也不知为什么,他目光一触高阳那刀锋般的目光,竟连还手的念头都没有,下意识的低头道歉。

  高阳也不愿跟他一般见识,挥手让他离去。

  这一幕马远看在眼里,不由十分讶然:“行啊老高,你唬人起来的时候还是蛮像那么回事儿的嘛。”

  高阳心里也是暗道侥幸。

  他在修真界崛起,可以说正是凭借着一场又一场的血战,早已练就钢铁般的战意。

  因为无论在何种时候,面对何种敌人,都能够傲视桀骜!

  刚才激怒之下,一腔热血喷发,才会不自量力地训斥那名医生,那时候只要医生稍有还手,他就成笑话了。

  不过幸亏那家伙被唬住,因此他也是松了口气。

  他这时目光转向那个模样沧桑,身形有些佝偻的老人,虽然于别人只是过去了三年,但对他来说,却是过去了一百年。

  一切恍若隔世,可看到这个老人,他还是觉得那么亲切。

  “爷爷”,高阳刚喊出,泪水已经湿了眼眶。

  “小高”,老人上前用力地抱住了自己的孙子,一时间也是老泪纵横。

  马远看着这一幕,恍若触及了到了心底的一些情绪,神色不禁有几分感伤,就在这时,他目光撇到一行人匆匆走来,气势汹汹,顿时语气一沉:“老高,麻烦来了。”

  麻烦?

  我三年都不在了,才回来会有什么麻烦?

  高阳下意识地抬头看去,就见一穿着名贵服装,双手插兜的男生带着几个小跟班大摇大摆的走来。

  张云鹤,靠,还真的是麻烦。

  原来这家伙曾经是高阳的高中同学,读书的时候,他仗着家里有钱有势,经常欺负人。

  遇到漂亮的妹子,也多用钱砸。

  砸不了的,就来硬的。

  反正他家底厚,背景大,也没人敢怎样,可是那次这张云鹤居然把主意打到了高阳从高中起就暗恋的卢清芳身上。

  还恰巧被高阳遇到,一直在高中就比较低调的高阳那一次总算雄起当了回男人,一板砖把张云鹤给拍进了医院。

  所幸还没等那货出院,高阳就意外闯入了修真界,再也没有回来。

  所以这恩怨也算一直搁置着。

  看来这三年张云鹤一直都没忘掉,否则也不会自己刚回来他就急急忙忙地带人找上门来。

  果不其然,张云鹤到了他跟前就停下脚步,嘴角噙起一丝恶毒的笑意:“高阳啊高阳,我还以为你能够躲个十年八载,回来直接给这个老乞丐送终呢?”

  次奥,侮辱我可以,竟敢侮辱我的爷爷!

  高阳的拳头蓦地攥紧,眼中一抹森然精光迸射出来:“张云鹤,看来时间太久,你已经忘了你脑袋上的窟窿了。”

  “忘?”

  张云鹤的脸色一沉,歇斯底里道:“少爷一辈子也不会忘,本来你不回来,我就让你爷爷在天石城做一辈子的乞丐,但现在你回来了,我也没必要跟一个老杂碎一般见识,咱们的恩怨还是咱们来了结,高阳,你敢像一个男人一样接受我的挑战吗?”

  高阳不由看了一眼自己的爷爷。

  苍老,虚弱,身上还沾染了不少脏土,若非这是自己的爷爷,大街上遇到还真的会当成乞丐。

  这一切居然全都是张云鹤所为。

  绝对不可饶恕!

  蓦地,他目中一股火焰腾燃而起:“老子接受你的挑战,时间你说,地点你选,我就一个要求。”

  马远一听就慌了:“不行高阳,他老爸每天都给他兑换补充灵力的灵石,他的实力早超脱同龄人了。”

  高阳扫了一眼张云鹤,平静地道:“修者自命魂觉醒,乃踏入修炼之道,以渡劫为最高目标,由是以来,实力共分七大境界,每一个境界,又分三个级别,这第一境就是藏海境,命魂醒,藏海成,天地灵力入,四肢百骸流,随着灵力的提升,会逐步进入藏海境的三个等级纳谷、汇川,盘山,他不过区区藏海境的第二级别汇川而已,有何惧哉!”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傻眼了。

  特别是张云鹤,他怎么也没想到,高阳不但对当今实力等级了然于心,还一眼就看出了自己的真实修为。

  不,这绝不可能,一定是马远告诉他的。

  张云鹤故作镇定,冷冷道:“高阳,就别在我面前故弄玄虚了,本少的实力在咱们天石学院虽然算不得顶尖,但虐你足够了,这里是医院,我且不跟你一般见识,但今晚七点,学院的演武场,我准时等你,谁若不去就是孬种!”

  说完他招手示意小弟们闪人。

  不过这时高阳却忽然喊道:“等一下。”

  张云鹤悠然转身,得意洋洋地看着他:“是怕了准备求饶吗?”

  高阳嘴角勾起一抹不屑:“我只是提醒你我还有个要求,我若输了你随意,你若输了,给我爷爷跪下磕三个头。”

  磕头?

  这个无礼的要求立时就让张云鹤身后的几个小弟炸了毛!

  “臭小子,你也不打听打听张少什么身份,给一个老乞丐磕头,你丫做梦呢!”

  “不错,咱张少是金枝玉叶,能跟你动手已经是屈尊降贵,你就偷着乐吧。”

  “臭小子你想什么呢,张少怎么会输,你还是想想你输了怎么办吧……”

  张云鹤显然很满意小弟们的吹捧,笑眯眯地看着高阳:“虽然他们说的都没错,但我这人一向大度,若我输了,满足你的要求,但你若输了,就别怪我不近人情了。”

  随着一阵得意的大笑,这帮人便消失在了视线里。

  马远这时长长地叹了声:“你要我怎么说你呢老高,张云鹤是你惹得起的嘛,这下完了,我本来还打算送你到学院进修一下,就算你没命魂,至少也可以练些基础武技,将来也方便找个工作,可是现在天石城你待不下去了,走吧,我现在就安排人,送你和你爷爷离开这里。”

  走?

  高阳眉头一挑:“小马,我爷爷为了等我,在这里被人当做了三年的乞丐,你觉得我会走?”

  马远有些无奈:“我能理解,但胳膊拗不过大腿,你不走还能怎样!”

  “我要留下来,我爷爷遭受的屈辱,我要从张云鹤的身上取回来,还有,三年前有许多让我遗憾的事儿,既然我又回到了天石城,我想重新完成。”

  “你说的是……”

  还没等他说完,高阳已摆了摆手:“心知肚明就行了,小马,谢谢你这次帮我,我又欠了你一个人情,现在我先和爷爷回去了,晚点再和你联系。”

  “跟我还客气个毛线”,马远瞪了他一眼:“不过老高,晚上你就要跟张云鹤决战了,汇川级的实力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一拳就能够轻松把你打残,你不走,还真的要应战吗?”

  “当然应”,高阳回答的毫不犹豫。

  马远完全不能理解:“可是就你现在这样,过去不是送死吗?”

  高阳嘴角泛起了一抹神秘的笑意:“放心吧小马,我不做没把握的事儿,你若不信,今晚可去观战,先走咯。”

  看着高阳挽着他爷爷的手离去,马远不由嘟囔了声:“靠,还用你说,我当然得去了。”

  天石学院西侧的一个废弃院落。

  这个地方和周围极不相称,因为到处都是豪华奢侈的高楼大厦,唯独这里一角残院,仅供栖身。

  院落里堆满了垃圾,被分成了各种各样的品类。

  高一山在这里已经生存了快三年了,三年的时光,他已把这里当做了另外一个家,然而此刻带着孙子来到这儿的时候,他却满脸惭愧:“小高,爷爷对不起你,小时候你跟着我受苦,长大了又要被我连累,被同学们嘲笑。”

  “爷爷,你说什么呢,没有你就没有我,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以前我不知道该怎么帮你,但现在我有能力了,你放心,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让你享福了!”

  看着孙子眼睛里闪烁着的光彩,老人的脸色有几分复杂。

  他沉吟了片刻,似乎做了什么决定,表情严肃道:“虽然我不知道这三年你都经历了什么,但自你打小起,我就知道你将来必定不凡,小高,爷爷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