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流年梦:当冷帝遇上萌妃
流年梦:当冷帝遇上萌妃

流年梦:当冷帝遇上萌妃 楚明惜 著

完结 王妃应贤

更新时间:2021-10-17 05:10:49  人气:
《流年梦:当冷帝遇上萌妃》作者:楚明惜,言情类型小说,主角:王妃应贤,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前世,她是一名医学生,她好不容易将本硕博读完,成为全国最好的医院的医生,却因一次出差时的意外,魂归天外。今生,她出生江南书香世家,祖上三代皆是当代大儒,前世的英年早世让她十分珍惜今生,她想在今生弥补前世的遗憾,好好生活。那天,一袭白衣如谪仙般的男子坐在庭院内望着眼前这位曾对他笑靥如花的女子柔和的说:裴蓉月,你当初不是说你喜欢我吗?,但我不喜欢你。不知道你现在是否变心?如果你还没变心的话,那我要变了!我喜欢你!女子惊愕的望着眼前的男子,无奈的笑道:殿下,我们已经试过了,我们不行的。……一个是云端之上的王,心怀天下一个是人间娇花,眉眼如画,只想守护这温暖的小家最终,他说:蓉儿,我守护这天下的意义也不过为你撑起一片天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从江南到京城他们决定走水路,一方面,是因为坐马车禁不得颠簸,另一方面,也是节省时间。但也经历了大半月才到达京城。到达京城码头,早早就有人来接他们。

蓉月在船上时便看见几个身穿华服的人在码头等待,见他们下船,便笑着迎了上来。为首的是一个中年妇女,大约四十岁左右,也穿着华丽的宫装,发色乌黑,身子丰腴,面色红润,脸上纹路纵横,却是笑纹居多,这也使得她和蔼可亲。

只听她开口说道:“昨天太王妃还在念叨,今天一早就让我来接,可巧这么早就到了!“蓉月与哥哥一同给这位嬷嬷问了安,嬷嬷连说:“公子与小姐快别客气了,老身姓沈,以后公子与小姐便叫我沈嬷嬷吧!“说完!便带着蓉月和清言上了一辆沉香木马车。

蓉月偷偷的将马车的帘子掀开一个角,看到了京城的光景确实与江南不同,也不愧是一个国家的政治中心、经济中心、文化中心。街上的商品琳琅满目,不少也似乎是传说中的“进口货“,反正来这个世界这么久,她是没见过。恍恍惚惚,在人群中,还能看见几个西域的人。

当然,这不是重点,到现在为止,她看到了这个地方的平均身高似乎都是一米七。虽然她不确定自己这辈子能长多高,但她现在,十四岁了,都可能只有一米五。上一世,她的梦想是一米六,可是梦想始终是梦想!重活一世,若能实现那人生就圆满了!

这样想着,便呆呆的看着外面,也没把帘子放下。一旁的清言见了,说道:“把帘子放下,注意仪态!“她看了看哥哥古板的脸,无奈的笑着把帘子放下。

眼前的少年身着一件湖蓝色绣银丝点素团纹的交领长衣,腰束一条浅蓝色缀玉腰带,腰带上镶了一颗珍珠,上面缀着一颗闪亮的青蓝色碧玺珠子做饰扣,一头乌发用玉冠松松扣住,唇红齿白,目朗眉秀。除了性子古板一点,一切皆好。

嗯,毕竟家族基因强大,家里的孩子就没一个丑的。大约走了一个时辰,才终于到了传说中的王宫。与其说是王宫,还不如说是王城。朱红色的瓦墙大概有五米高,两旁的士兵在一旁整齐地守护着这座巍峨的城楼,硬是让这城楼在巍峨中夹带了几分威严。马车缓缓驶进王宫的大门,又约过了半个时辰,才到达了目的地。

为首的沈嬷嬷轻轻掀开帘子,扶着蓉月下轿。眼前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琉璃瓦的屋顶,朱漆门,宫殿门前又有一批身着宫装的女子来迎接。

为首的女子笑着迎上来,对着蓉月和清言缓缓施了一礼,说道:“见过裴公子,裴小姐,嬷嬷这一路辛苦,早些回去休息,就让我带小姐和公子去见太王妃吧。”沈嬷嬷笑道:“那就有劳李女官了。”

蓉月一听眼前是一位女官,便开始打量她,只见眼前这位李女官身着淡绿色的宫装,青螺眉带长,三千青丝用一根玉带高高绾起,眉目间透露出一股书卷的气息。这大概就是古代的女强人吧!作为一个现代的女子,蓉月还是对这种靠实力吃饭的女子很有好感的。

蓉月跟着这位李女官,进入宫门,绕过抄手游廊,来到了一个大殿,这便是太王妃所住的内殿了,正红朱漆的门上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三个大字“祥宁殿”。进入大殿,便是正厅,正厅内古色古香的格调使人的庄重之感油然而生,屋内传来缕缕檀香,沁人心脾。

殿内的一侧放着六尺沉香木做的软榻,塌上设着青玉抱香枕,铺着软纨蚕冰簟。一个妇人拿着一串佛珠,身着金黄色宫装,眉梢眼角都带着一股端庄,举手投足,不自然地流露出高贵典雅。气质高贵,从骨子里流露出来的高贵、娴静气质。

蓉月心想:“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太王妃了!”只见李女官向着软榻上的人道:“太王妃,小姐和公子到了!”也在这个时候,清言拉着蓉月向太王妃行礼:“臣裴清言见过太王妃,并代家父家母向太王妃问安。”

软榻上的人微微笑道:“快起来吧!无需多礼,都是好孩子。走了这么久,也累了,都坐着吧,无需拘谨!”说完,起身牵着蓉月的手,笑意温柔,亲热地问道:“好孩子,你母亲近来可好?”

蓉月眨了眨眼睛,非常官方地笑着说道:“一切安好,多谢太王妃挂念!“

太王妃一听,笑出了声,头上的龙凤金簪不住的抖动,随即对身边的人说道:“你们先下去,孩子们有些拘谨,让我们自己说会儿话!”李女官和两边的侍女向着她恭敬地施了一礼,答了“是“,便缓缓退了出去。

见他们都出去了,太王妃笑意温柔地说道:“不必拘谨,我与你们的母亲原是闺中好友,手帕之交,按说你们也应该叫我一声“姨母”,你们来这儿,就把这儿当自己家就好。”随即又笑着对清言说道:“言哥儿此次过来是为春闱吧?“

清言笑着回应了句:“是的!”

“言哥儿长大了,裴大人真是好福气,不像我那三个孩子。”太王妃一脸无奈的说道。

“家父常说,殿下治国理政,可谓一代明君,二皇子年轻有为,辅助朝政,三皇子年纪轻轻,就立下了赫赫战功,这才是令我等忘尘莫及!”言清一脸敬佩,两眼流露出赞叹,可谓诚意十足。蓉月也不由地向他竖起大拇指,夸人也是种技术活儿,语言不仅要美丽,还要与实际相结合,更重要的是面部表情和情绪要到位。

果然,此言一出,太王妃非常开心的笑了,眼神中流露出自豪:“裴大人真是过誉了。”又说:“言哥儿今后便去翰林院读书吧,至于住处就与二皇子一同住弘义殿吧!”说到此处,眼睛微微闪了闪,继续说道:“蓉丫头就住流曦阁吧,静和也快回来了,你们好作伴。”

“是,姨母”。蓉月非常乖巧的答到,太王妃非常满意地点了点头,笑道:“你们一路劳累,就先各自回去歇会儿,晚上我再让宫女带你们过来用饭。”说着,就有宫女来带他们去住处,蓉月和清言纷纷向太王妃道了别,便离开了。

屋内檀木几上摆着一盏紫铜麒麟香炉,静静的吐着云纹般的香烟,太王妃微微的阖上眼似是在思索着什么。沈嬷嬷端了一碗参汤缓缓走入,道:“太王妃,让蓉月小姐和清言公子与王室成员一起住是不是不太好?”

太王妃摆了摆手,接过参汤说道:“没什么不好的,我和温蕴本就情同姐妹,既然把她的孩子接来了这里,我自然要把他们当自己的孩子一样。”

“可是,蓉月小姐始终太小,恐怕……”沈嬷嬷有些担忧的说道。

“这到无妨,感情嘛,就是需要从小培养,如果实在不行,不是还有老三吗?万一就跟哪个看对眼了呢?”太王妃摆弄着碗里的汤匙,颇有些兴致的说道,“再说了,她的女儿准没错。”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